您好,歡迎您來到核心期刊網!

期刊知識

所在位置:主頁 > 文章系列 > 期刊知識 >
引文數據庫精選來源期刊對學術

 目前全世界出版的現期期刊約20萬種,其中科技期刊約7萬種,人文社科期刊約3萬種,其他一般性、通俗性、時政性、消遣性期刊約10萬種。面對如此龐大的期刊數量,任何一個期刊數據庫都不可能也不需要收錄所有的期刊。實際上,各種數據庫都是根據其編制宗旨、用戶信息需求來選擇一定的期刊作為收錄的對象。目的越明確,定位越準確,被收錄期刊的選擇就越嚴格。

    來源期刊與核心期刊的概念近年來常被誤用,因此有必要先對這兩個概念進行辨異。

    核心期刊是個外來語,20世紀70年代末傳入我國。目前我國學術界經常提到的“核心期刊”,與核心期刊的原本含義已有很大的發展和變化。正由于這種變化,才引發了許多爭論。筆者認為,由于核心期刊的概念現已超出了圖書情報學界的范圍,已被整個學術界、科研管理界等廣泛接受和經常使用,因此,有必要根據其原有的含義和目前中國實際使用的情況重新對核心期刊進行界定。

    正如上文所述,早在20世紀30年代初,就出現了核心期刊的概念。當時學術期刊和文章激增,某個學科的文章不僅發表在本學科的專業期刊上,而且出現在另一相關學科的期刊上,尤其出現在多學科的期刊上。同時各種檢索期刊也不斷增多,僅文摘期刊就達300余種。這些文摘期刊經常摘自一些期刊,而不;蚝苌僬粤硪恍┢诳。布拉德福敏銳地意識到了期刊文章的相對集中和分散的現象,并通過每天對到館的潤滑學和應用地球物理學490種期刊上1724篇文章進行逐冊逐篇統計,按其發表文章數量的多少排出序列,他發現,少數期刊中集中了大量某個學科的文章,而另一些期刊卻較少或很少出現某個學科的文章。如果把這些期刊分成幾個區,各區的文章數大體相當,則核心區中的期刊與相繼各區中的期刊呈1: a : a2 : a3 …的關系(a 是常數,大于等于1,約等于5)。這就是非常初核心期刊概念的由來。以后眾多學者對其進行研究、完善,其中有重要影響的是英國的布魯克斯(B. C. Brookes)和美國的加菲爾德(E. Garfield)。布魯克斯首次用數學公式描述了布氏定律,加菲爾德則從期刊文章后參考引文的角度證實了布氏定律及核心期刊的存在。

    可見,核心期刊的理論依據是文獻計量學中的布拉德福文獻分散定律和加氏文獻引用定律。布氏定律和加氏定律是通過大量的實踐和思考,按照科學的統計方法,進行統計、分析、歸納、總結,又經過不斷驗證而得到的。它不僅有了較為成功的數學表達式,而且出現了許多應用性成果。實踐證明,布氏定律和加氏定律揭示了期刊文獻的分布規律,核心期刊效應是自然科學文章分布的現實反映。

    核心期刊原本是文獻計量學上的概念,學科性、集中性和代表性是核心期刊的三大特點。即它必須以統計數據作為基礎,沒有統計數據就無所謂核心期刊;它必須是某一學科較為集中地刊載原創一次文章的學術性期刊,通俗性、檢索性期刊不包括在內;它必須是少量的、具有代表性的期刊?梢,原本意義上的核心期刊與質量高的期刊是有一些聯系,但并沒與質量高的期刊等同。但是近幾年我國圖書情報界、學界、管理界在使用核心期刊的概念時,不管他們是否意識到,已將原本概念擴大,使之等同于質量高的期刊。因此,如果核心期刊就是質量高的期刊,那么核心期刊必須重新定義。如果新定義可以成立,那么篩選核心期刊的方法也必須變化,不僅要從定量,更重要的還要從定性,即更注重各學科專家的判斷來確定核心期刊。換言之,只要從定量和定性方面篩選出來的期刊,不論是名為來源期刊,還是核心期刊等各種名稱,實質上都是真正意義上的核心期刊——高質量的期刊。

    按照這樣的觀點,我們就能看清現在各種機構評選出的名目繁多的 “來源期刊” 或 “核心期刊”的實質,有的名為“核心期刊”,實質上卻不是;有的名為“來源期刊”,實質上卻是真正的核心期刊。如中科院的《中國科學引文索引來源期刊》中就有這樣的說明:“來源期刊經過嚴格的評選,是各學科領域中具有期刊性和代表性的核心期刊”。

    嚴格說來,來源期刊與核心期刊是有區別的。來源期刊(source journals)是指編者根據所編數據庫的目的、要求,從期刊學術性、編輯標準等方面衡量選出的作為統計源的期刊。核心期刊(core journals)是指刊載某學科文獻密度大,文摘率、引文率、及利用率相對較高,代表該學科現有水平和發展方向的期刊。盡管二者亦有相同之處,盡管二者大部或絕大部分期刊重合,但畢竟有不同。況且來源期刊之間也是有區別的。如核心期刊的來源期刊只有419種,而有的全文期刊數據庫的來源期刊有幾千種,只要同意全文被其收錄,就是來源期刊,顯然,這樣的來源期刊的質量和其評價功能與精選過的來源期刊不可同日而語。  那么,精選過的來源期刊對學術評價到底有哪些作用呢?具體說來,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四大作用:

有利于形成統一的評價平臺。

期刊種數眾多,其內容多樣,水平高低不一,其編校質量也差別很大,如作為統計源的文后參考文獻(引文)有的有,有的無,或有的多有的少,或有的著錄規范、有的較規范、有的不規范,如此等等。因此,為了能夠獲得必要的統計數據,必須根據數據庫的編輯目的制定相應的期刊篩選標準,選出合適的期刊作為統計源,這樣才能建立一個便于統計的統一的評價平臺。否則統計源期刊良

莠不齊、魚龍混雜,其統計和評價的基礎就較為薄弱。

有利于獲取較準確的評價統計數據。

一般說來,精選過的來源期刊的內容質量和編校質量較高,因為其審稿制度較為嚴格。其發表的文章較為符合有關的學術規范和撰寫規范,如對重要觀點、論據、數據等的引用和著錄較為規范,較少出現用而不引、引而不用等漏引、偽引、亂引等情況,因此其有關評價的統計數據,諸如引文量、被引用次數、影響因子、半衰期等就較為準確。

有利于獲取較期刊的評價統計數據。

同理,精選過的來源期刊上的文章質量較高,文章后的引文質量也較高,這些引文大多出自本領域具有較深造詣的專家、學者之手,顯然,這些參考文獻的質量和可信度比一般作者的一般文章后的參考文獻的質量要高,其有關的評價統計數據較為期刊。

有利于提高獲取評價統計數據的效率。

    具有評價功能的數據庫不僅需要具有足夠大的數據,而且需要及時更新的數據,以滿足用戶非常新的信息需求。來源期刊經過精選后盡管數量相對少了,但質量卻大為提高。無用、粗糙的統計信息被忽略不計,真正有用的信息才被統計,從而大大節約了處理無用或用處不大信息的時間和費用,提高了數據獲取的效率。

    總之,精選來源期刊有助于明確數據的標準,提高數據的質量和效率,因此,有精選來源期刊的數據庫與無精選來源期刊的數據庫的評價功能是不一樣的。一般說來,來源期刊精選得越嚴格,其數據庫的評價功能越高,反之亦然。

    引文索引(citation index)是一種以文獻之間的引用關系為基礎的文獻索引,它不同于從作者、題名等為標目而編制的索引,它以被引用文獻即引文為標目,其下列出引用過該文獻的全部文獻即來源文獻。除了一般查詢外,它能提供文獻之間的內在聯系。通過一篇具體的被引文章,可以檢索到同領域的不同時期的各種文章。引文索引的這種獨特、新穎、實用的文獻檢索作用是其非常重要的特點,但可惜,這一點常常被國內一些論者所忽視。實際上,暫且不論其是否有助于評價等作用,僅此這一檢索作用,就足以證明引文索引數據庫研制的必要性。

    由于引文能夠“把全部科學文章編織成一個統一的網系”,在大多數情況下,“引文是學者付給同行的硬幣工資”,因此引文索引可以幫助確定知識或科學的結構,反映學科的滲透情況,可以從一個重要側面評價被引用文章、刊載被引文章期刊以及學者、學者群體的影響程度和水平。當然,在“利用SCI來進行科學評價時,一定要小心,要根據上下文的關系線索來理解,要理解整個領域,要看它屬于哪個學科領域……在不同國家、不同學科,引文行為差異不同。”何況還有偽引、自引、負面引用、中性引用等問題,引文索引只提供數據,以幫助而不是代替專家進行評價,數據不能說明一切,只能與專家評價互補,因此對引文索引的評價作用一定要有恰如其分的認識,不可偏廢。

世界上非常早出現的引文索引是美國學者謝潑德(Shepard)于1873年創辦的《謝潑德引文》(Shepard's Citation),該索引是一種供律師或法學家查閱法律判例及其引用情況的檢索工具,它以非常早的判例為線索,分別列出后來引用過這些判例的其他判例。20世紀60年代,美國著名情報學家尤金·加非爾德(E.Garfield)等人加以發展和完善,他所領導的美國科學信息研究所(ISI)于1963年創辦了《科學引文索引》(SCI, Science Citation Index),1973年、1978年又分別創辦了《社會科學引文索引》(SSCI, 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和《藝術和人文學科引文索引》(A&HCI, Art & Humanities Citation Index),幾十年來,這些檢索系統在科學查詢、評價等方面產生了重要的國際影響。目前,全球很多國家和地區都在將SCI作為一個官方或非官方的評價工具,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SCI始終堅持的精品戰略。ISI執行副總裁文森特·卡拉赫于2002年6月針對一些全文數據庫也做引文數據庫,ISI如何面對這種挑戰的提問時說:“我們已有45年的實踐經驗,而且我們的技術也非常地領先,另外,我們認為對內容的選擇非常重要,并不是所有的內容都是需要去索引的,我們始終要提供非常好的信息資源和一些核心的研究成果。這方面我們也是非常獨特的。”

    SCI的選刊標準包括很多因素,如期刊的被引次數、影響因子、發表哪些國家的文章、被哪些國家的文章所引用、是否遵循國際通行的編輯慣例、被引文獻的文獻項目是否齊全、每位作者有否完整的地址(包括電話號碼與傳真號碼)、是否有英文撰寫的能提供一定信息量的標題、文摘和被引文獻、是否采用同行評議方式審稿、所載文章研究結果的是否具有新穎性、是否反映新的科學進展、期刊編輯委員會及文章作者是否具有國際影響力、新辦期刊的主辦單位是否具有聲望、期刊是否具有地區代表性等等。南京大學的核心期刊在來源期刊的篩選標準、原則等方面都是與國際接軌的,強調定性與定量,即專家意見與引文數據相結合的評價方法。在2004年4月21-25日成都四川大學剛剛結束的全國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定性與定量評價研討會暨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研究評價中心咨詢委員會第三屆會議上,利用專家意見與引文法已將核心期刊來源期刊調整為467種。以后逐漸調整到500種。

    所謂定性評價是指評價者根據其價值觀與歷史觀對研究成果進行概括性評價,而定量評價是指評價者根據數據對研究成果進行具體精細的評價。一般說來,定量比定性更具體、更精確、更具操作性。人文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有共性的一面,但亦有不同的一面,其中非常大的特點之一就是人文社科的許多現象不能或很難量化。不恰當地運用定量評價法,并非定量評價法之過,而是運用者之錯。同行評議(peer review)是定性評價的一種主要方法,亦稱專家評審,是指同一個學科或研究領域或同一個研究方向的專家對研究成果進行的評價。某一或若干領域的專家采用一種評價標準,共同對涉及上述領域的一項事物進行評價的活動。同行評議自1665年實行以來,目前在國內外仍為主要的評價方法。但是由于其保守性,以及假設評審人是公正等弊病,同行評議已受到多次的質疑。在我國人文社科界,由于學術規范和評價制度遠落后于國外,因此同行評議遭到更多的質疑。定性與定量評價在一定的條件下均有其合理的因素及不足,應將定性與定量評價密切結合,取長補短,才是目前非常適宜采用的方法。目前許多論著普遍認為引文計量(引證分析法)是定量評價法或間接評價法,實際上這種觀點不夠準確。引文分析法既是定性評價法(同行評議),又是定量評價法。因為成果被引用的前提是同學科的專業人員要閱讀,且認為它有價值,這完全符合同行評議的含義,實際上就是大同行評議,爾后又能計算出被評價的次數,這又是定量評價。如果這個觀點可以成立,那么可以進一步提高對引文分析法和引文數據庫評價作用的認識。但盡管如此,由于引文動機復雜,引用行為尚不規范,因此對引文分析法仍然不能絕對化。引文計量對人文社科基礎研究、宏觀、中觀研究的統計量較大,故比較有效。對微觀,如個體的評價要慎重。

核心期刊網 版權所有
18禁止午夜福利体验区_午夜不卡无码中文字幕影院_japanese日本熟妇多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