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您來到核心期刊網!

醫學類

所在位置:主頁 > 文章系列 > 醫學類 >
不同情況下病人的心理護理

 一、急性病人的心理護理

急性病人,是指那些發病急、病情重因而需要緊急搶救的病人。過去有種錯誤的觀點,認為急性病人病勢危急,醫護人員的任務就是以非常佳的技術和非?斓乃俣葥尵炔∪,無須實施心理護理。近十年來,隨著搶救護理科學的形成和發展,人們越來越認識到對急性病人也同樣需要進行心理護理。因為急性病人不是面臨生命威脅,就是遭受軀體傷殘,心理正處于高度應激狀態。此時,如果進行良好的心理護理,就會緩和其緊張情緒,有助于轉危為安。否則,如果在病人心理上高度緊張之時,再加上搶救時的種種劣性刺激,就會加重病情,甚至造成嚴重后果。

隊急性病人焦慮恐懼、緊張不安,渴望得到非常佳和非常及時的搶救,以便轉危為安。但急性病人的心理活動又是復雜的,多種多樣的。瞬間襲來的天災、人禍或惡性事故等超常的緊張刺激,可以摧毀一個人的自我應對機制,出現心理異常。一向自以為健康的人突然患了心肌梗塞或神志清醒和腦卒中等,也會因過分恐懼而失去心理平衡。還有那些慢性疾病突然惡化的病人,易于產生瀕死感,恐怖、悲哀、失助、絕望等消極情緒往往可以加速病人的死亡。病情不同、年齡不同、社會文化背景不同、經濟條件不同等也對病人的心理活動有影響。因此,醫護人員要善于具體分析每個急性病人的心理狀態,以便有針對性地做好心理護理。

由于急性病人的主導心理活動是恐懼,因此,心理護理的中心任務是增強病人的安全感。

1.使病人感到醫護人員可親 急性病人大都求醫心切,一旦進入醫院,頓有絕路逢生之感。這時,醫護人員應當做到緊張而又熱情地接診。親切而又耐心地詢問,悉心體貼關懷周到,使病人感到在危難之時遇到了救命的親人。這種醫患關系,對搶救過程能否順利進行有極大的影響,直接影響搶救和治療效果。

2.使病人感到醫護人員可信 醫護人員嫻熟的醫療操作技術和嚴謹的工作作風,不僅是贏得時間使病人轉危為安的保證,同時對病人來說又是心照不宣的支持、鼓舞和依靠力量。使病人感到可信、可敬,從而獲得安全感。

3.使病人感到安全 醫護人員的醫德和技術是病人獲得安全感的基礎。為了幫助病人緩解心理沖突,減輕精神痛苦,醫護人員還應針對每人病人的具體情況做好心理疏導工作。對急性病人,無論預后如何,原則上都應給予肯定性的保證、支持和鼓勵,盡量避免消極暗示,尤其是來自家屬、病友方面的消極暗示,使病人能夠身心放松,感到安全。

二、慢性病人的心理護理

慢性病人因為需要承受長期的疾病折磨,經歷漫長的病程所以往往產生極為復雜的心理活動。

慢性病人一開始大都有僥幸心理,即不肯承認自己真的患了疾病,遲遲不愿進入病人角色;一旦是確診斷,又易產生急躁情緒,恨不得立即服上靈丹妙藥,于朝夕之間把病治好。這時他們對自己的疾病格外敏感、格外關心,向醫護人員尋根刨底,向病友“取經”,或翻閱大量有關書籍,渴望弄清疾病的來龍去脈,企圖主動地把握病情。但是,目前許多慢性疾病還沒有令人滿意的特效治療方法,所以迫使廣大慢性疾病患者只好無可奈何地去適應漫長的疾病過程。

慢性病人隨著病情變化,有時高興、有時悲傷、有時滿意、有時失望;緊張、焦慮、憂愁、憤懣、急躁 、煩悶等消極情緒也經常出現。有些病人,由于長期的疾病折磨,人格特征也往往發生變化。那種興高采烈、生機勃勃的形象不見了,代之以動作遲緩、情感脆弱、謹小慎微、被動依賴、敏感多疑,自我中心等表現。他們過分關注機體感受,過分計較病情變化,一旦受到消極暗示,就迅速出現抑郁心境,有時還可產生悲觀厭世之感。

對慢性病人的心理護理,必須緊緊圍繞慢性疾病病程長、見效慢、易反復等特點,調節情緒、變換心境 、安慰鼓勵,使之不斷振奮精神,頑強地與疾病作斗爭。心理護理應當與生理護理結合進行,做到身心積極效應互相促進。例如,慢性病人多出現疼痛、發熱、嘔吐、呼吸困難、心悸等癥狀,易引起不良情緒,醫護人員應當親切安慰,并及時妥善處理,病人自然就會情緒好轉。又如,慢性病人除每天口服藥物外,還經常進行肌肉注射或靜脈點滴,這對那些痛閾低的病人來說也常常引起焦慮。技術熟練的護士常常取得病人的信賴,即說明其中也包含了心理護理。再如病人的飲食,不僅要考慮到病人的營養需要和禁忌,也要講究色、香、味、形、量以及就餐的環境條件等。經驗證明,在良好的心理護理配合下,病人不僅能遵囑就餐,而且還有飲食療法的意義。另外,幽雅的環境、舒適的治療條件,也具有心理護理的意義。慢性病人大都空閑時間多,就根據他們的不同情況,組織必要的活動,如欣賞音樂、繪畫、看電視、聽廣播等,活躍病房生活。對于因病情反復和病程長而失去治療信心的病人,更要多安慰、多鼓勵;以垂危病人更要態度和藹、語言親切、動作輕柔,加強基礎護理,使之生理上舒服,心理上也減輕對病危的恐懼。

三、手術病人的心理護理

(一)病人術前的心理與心理護理

無論手術何等重要,也不論手術大小,對病人都是較強的緊張刺激。病人意識到了這種緊張刺激,就會通過交感神經系統的作用,使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的分泌增加,引起血壓升高、心率加快,有的臨上手術臺時還可出現四肢發涼、發抖、意識域狹窄,對手術環境和器械等異常敏感,甚至出現病理心理活動。

我國的醫學心理學工作者通過調查發現患者術前常有如下的心理活動,對手術一是害怕,二是擔心。怕的是疼痛與死亡,擔心的是是否會出意外,是否會殘廢和毀容等。他們反映,入院就盼早日手術,一安排手術日就惶恐不安,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盡管在手術日的前一天晚上服用安眠藥,仍難以入睡。有位女病人,由于精神上過度緊張,剛被推進手術室就大汗淋漓、心跳加快、室上性心動過速發作,不得不改期手術。在心臟科某病室,病友們給將臨手術的病友送桃子罐頭,用意是祝福病友能從閻王爺那里“逃”回來。一旦有病友死在手術臺上,后來做手術的病友就更加恐懼不安。一次在心臟科的一個病室里,其中一個患先天性心臟病的女孩死在了手術臺上,另外兩個待手術的女孩就都偷偷寫下了遺書。大量臨床觀察和研究均證明,病人術前的這種恐懼和焦慮,將直接影響手術效果,如失血量大、愈合慢等。而且,這種惡劣的情緒狀態還易于引起并發癥。因此,術前的心理護理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為此應當進行術前心理咨詢。咨詢應由有期刊的醫生和護士進行,耐心聽取病人的意見和要求,向家屬詳細交待病情,闡明手術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尤其要對手術的安全作肯定的保證,決不應向病人交待什么千分之一的危險性。期刊性的咨詢對病人獲得安全感極為重要,還要依據不同的病人,用其恰當的語言交待術中必須承受的痛苦。如準備在局麻下做腹部手術,就應告訴病人術中牽拉臟器時會感到不適和牽拉痛,屆時應有思想準備,并行深呼吸,努力放松,可以減輕疼痛等。對術后如需用鼻飼管、引流管、導尿管及需在身上附加儀器者,術前也應向病人說明,使病人醒來后不致懼怕。又如需作氣管插管,或術后放置鼻飼管的病人,因將影響說話,應事先告訴他們到時如何表示自己的需求。對于危險性大、手術復雜、心理負擔重的病人,還要介紹有關專家是怎樣反復研究其病情并確定非常佳手術方案的,并突出強調他本人在手術中的有利條件等,使病人深感醫護人員對其病情十分了解,對手術是極為負責的。另外做過同類手術病人的信息,對術前病人的情緒影響較大,護士可有針對性地組織交流。病房護士還應介紹手術醫生和護士情況,在病人面前樹立手術醫生的威信,以增加病人的安全感。在術前讓病人看一下術后觀察室,介紹一下術后護理措施也是有益的。這些心理上的準備,對控制術中出血量和預防術后感染都是有益的和必要的,并可使病人正視現實,穩定情緒,順應醫護計劃。

另據研究報道,術前焦慮程度對手術效果及預后恢復得快慢也有很大的影響。資料表明:有輕度焦慮者,效果較好;嚴重焦慮者,預后不佳;而無焦慮者,效果往往更差。這是因為,無焦慮的病人由于對醫生或手術過度依賴,過分放心,對生理上帶來的不可避免的痛苦缺乏應有的心理準備。

由于病人對手術的環境和氣氛極為敏感,印象又很深。所以,手術室一定要整齊清潔,床單無血跡、手術器械要掩蔽。一個手術室內非常好只擺一張手術臺,不宜幾個手術臺并排擺列,以免產生消極暗示。病人也十分重視手術室醫生和護士的舉止言談,因為他們一進手術室就失去了對自己的主宰,一切痛苦大小甚至包括生命如何,全都由醫生和護士掌握了。所以,醫生和護士都應端莊大方、態度和藹、言語親切、使病人產生安全感。術中醫生的護士都應注意意識清楚病人的情緒變化,如心理過度緊張時應及時安慰。器械護士必須手疾眼快地配合手術,醫生之間要全神貫注、緊密合作,以減輕病人的痛苦。手術室內不應閑談嬉笑,也不要竊竊私語,相互之間談話的聲音應當輕柔和諧。應盡量減少、減輕手術器械的碰擊聲,避免給病人的一切不良刺激。在術中一旦發現病情變化或發生意外,醫護人員要沉著冷靜,不可張惶失措,以免給病人造成恐怖和緊張。

(二)病人術后的心理與心理護理

病人經過手術,尤其承受大手術的人,一旦從麻醉中醒來,意識到自己已經活過來,頗感僥幸,這時他們渴望知道自己疾病的真實情況和手術效果。由于軀體組織受到程度不同的損傷,都會體驗到刀口疼痛,加之軀體不能自主活動,又怕刀口流血或裂開,多產生焦躁不安的心情。開始,他們感到當前的痛苦難熬,過2~3天疼痛緩解之后,就又擔心預后了。因此,對術后病人的心理護理應抓好以下幾個環節:

1.及時告知手術效果 當病人回到術后室或是從麻醉中剛剛醒過來,醫生護士應以親切和藹的語言進行安慰鼓勵。告訴他手術進行得很順利,目的已達到,只要忍受幾天刀口疼痛的痛苦就能恢復健康了。這時,有的病人可能產生新的疑慮,不僅怕疼痛,更怕傷口裂開,發生意外。胸腹部手術理應咳嗽排痰,他們卻顧慮重重,甚至強忍咳嗽。這時護士應當重復講述術前訓練的咳嗽方法,鼓勵他們大膽咳嗽排痰,并告訴他們適當的活動,傷口是不會裂開的。同時醫生和護士應當傳達有利的信息,給予鼓勵和支持,以免病人術后過度痛苦和焦慮。

2.幫助病人緩解疼痛 病人術后的疼痛不僅與手術部位、切口方式和鎮靜劑應用得恰當與否有關,而且與每個個體的疼痛閾值、耐受能力和對疼痛的經驗有關。病人如果注意力過度集中、情緒過度緊張,就會加劇疼痛。意志力薄弱、煩躁和疲倦等也會加劇疼痛。從環境方面來說,噪聲、強光和暖色也都會加劇疼痛。因此,醫生護士都應體察和理解病人的心情,從每個具體環節來減輕病人的疼痛。比如,術后六小時內給予藥物止痛,可以大大減輕術后全過程的疼痛。等到體驗到劇烈疼痛再給鎮痛藥,就會加劇以后的疼痛。又比如,暗示可以減輕疼痛,聽他喜歡的音樂也能減輕疼痛。

3.幫助病人克服抑郁反應 術后病人平靜下來之后,大都出現抑郁反應。主要表現是不愿說話、不愿活動、易激惹、食欲不振及睡眠不佳等。病人的這種心理狀態如不及時地排解,必將影響病人及時下床活動,而不盡早下床活動會影響病人心、肺及消化等功能,容易產生營養不良、靜脈血栓或繼發感染等。所以要努力幫助病人解決抑郁情緒。要準確地分析病人的性格、氣質和心理特點,注意他們不多的言語涵義,主動關心和體貼他們。某些生活不便處要細致照顧,如喂飯、協助寫信等?傊,使他們意識到既然已順利度過手術關,就要爭取早日恢復健康。

4.鼓勵病人積極對待人生 外科病人手術后大都要經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的恢復過程。如果手術預后良好,即使再痛苦也有補償的希望。若術后效果不好或預后不良(如惡性腫瘤已轉移),則還將掙扎在死亡線上。病人在極度痛苦時,經不起任何外來的精神刺激,所以對預后不良的病人,不宜直接把真實情況告訴他們。有一部分病人手術后帶來部分機體生理功能的破壞(如胃切除)或殘缺(如截肢),造成軀體缺陷的病人必然產生缺陷心理。尤其人生中的突然致殘,會給病人心理上帶來巨大的創傷,所以對可能致殘的病人,護士術前要交待清楚,并給予同情、支持和鼓勵,讓他們勇敢地承認現實、接納現實。

四、傳染科病人的心理與心理護理

病人被確診為患傳染性疾病后,不僅自己要蒙受疾病折磨之苦,更痛苦的是自己成了對周圍人造成威脅的傳染源。為了避免疾病的傳染和蔓延,患傳染性疾病的人都要實行隔離治療。人是社會的人,都有愛與歸屬的需要,都有社會交往的需要。隔離就是這些需要的限制與剝奪,這在病人的心理上必然要引起劇烈的變化。

傳染科病人開始都產生一種自卑孤獨心理和憤懣情緒。他們一旦進入病人角色,立即在心理上和行為上都與周圍的人們劃了一條鴻溝,自我價值感突然落失,感到自己成了人們望而卻步的人,成了惹人討厭人的,因而感到自卑。許多傳染科病人不敢理直氣壯地說出自己所患病種,經常把肺結核故意說是“肺炎”,把“肝炎”說成是“膽道感染”等,都是害怕別人卑視和厭惡自己的表現。與此同時,不少人還產生一種憤懣情緒,悔恨自己疏忽大意,埋怨別人傳染給自己,甚至怨天尤人,恨自己倒霉。有這種憤懣情緒的人,有時還遷怒于人和事,易激惹、愛發脾氣。醫生護士應當了解傳染科病人的心理活動特點及其情緒變化,并給予理解和同情。應針對不同病人的具體情況,講清患了傳染病并不可怕,只要積極配合治療是可以治愈的,而且要講清暫時隔離的意義,并耐心指導他們如何適應這暫時被隔離的生活。

因為許多傳染性疾病具有病程長,難根治的特點,所以病人在治療期間又易產生急躁情緒、悲觀情緒和敏感猜疑等心理。他們往往因病情不能迅速好轉而煩躁,也常因病情反復而苦惱,恨不得一把抓來靈丹妙藥把病治好。因為治病心切,有些人像海綿吸水一樣搜集與己有關的信息,對周圍的事物特別敏感,經常揣度別人尤其是醫生護士談話的含義。他們格外關注自己身體的生理變化,十分重視各項化驗檢查。應當注射什么針劑,應當服用什么藥物,他們都想知道,尤其想掌握各項治療的機理和效果。根據病人的這些心理活動特點,醫護人員應耐心細致地講述某些傳染病的病程規律,甚至寧肯把病程說得長一些,以便使他們安下心來積極治療。因為傳染病人被隔離,與社會交往減少,因而護理傳染科病人時,密切醫患關系更為重要,使他們感到醫務人員是精神上的依靠。因此,醫護人員的言行要使病人感到真誠、溫暖、可信、可親、可敬、醫患之間形成深厚的情誼。當做某項處理時,注意講清楚目的和意義,盡量消除病人的顧慮和猜疑。

五、重危病人的心理與心理護理

大部分病人疾病經過診治可以治愈,但不論醫學發展到什么程度,總有一小部分病人因醫治無效而面臨死亡。不管死亡是突然發生或久病造成的,一般說護理重危病人和安慰這階段病人的家屬,是護理上非常難處理的情況。臨終病人的心理狀態極其復雜,E.Kubler-Ross將大多數面臨死亡的病人心理活動變化分為五個階段:

1.否認期 不承認自己病情的嚴重,對可能發生的嚴重后果缺乏思想準備?傁M兄委煹钠孥E出現以挽救死亡。有的病人不但否認自己病情惡化的事實,而且還談論病愈后的設想和打算。也有的病人怕別人悲痛,故意保持歡快和不在乎的神態,以掩飾內心的極度痛苦。對于這樣的病人,護士應當勸說家屬不可當著病人面表現出難過,即使這樣彼此心照不宣。也可使病人得到心理上的滿足。

2.憤怒期 度過了否認期,病人知道生命岌岌可危了,但又禁不住地想:這種致死的病為什么落在自己身上!怨自己命不好。表現得悲憤、煩躁、拒絕治療,甚至敵視周圍的人,或是拿家屬和醫務人員出氣,借以發泄自己對疾病的反抗情緒,這是病人失助自憐心理的表露。

護士要諒解寬容病人,真誠相待,說服家屬不要計較和難過,并與醫護合作,幫助病人度過憤怒期。

3.妥協期 病人由憤怒期轉入妥協期,心理狀態顯得平靜、安詳、友善、沉默不語。這時能順從地接受治療,要求生理上有舒適、周到的護理,希望能延緩死亡的時間。

護士就盡量地安慰病人,為之解除疼痛,緩解癥狀,使病人身心舒適。

4.抑郁期 病人已知道自己面臨垂危,表現了極度傷感,并急于安排后事,留下自己的遺言。大多數病人在這個時候不愿多說話,但又不愿孤獨,希望多見些親戚朋友,愿得到更多人的同情和關心。

護士要同情病人,盡量滿足病人的需求,允許親人陪護和親友探望,讓病人同親人在一起度過不可多得的時刻。囑咐親人要控制情感,不要再增加病人的悲痛。

5.接受期 這是垂危病人的非常后階段。病人心里十分平靜,對死亡已充分準備。也在的臨終前因疼痛難忍而希望速死。如有一位僅28歲的青年,從事X線專業工作,因防護不善而患了放射病,由于極度疼痛,幾次想自殺。有些人病情雖很嚴重,意識卻十分清醒,表現得留戀人生,不愿死去。如有一位23歲的姑娘,患卵巢癌,肝轉移,死前頭腦清醒,含淚說:“我愿意活下去,我還年輕,我需要工作……”。

協助病人安詳、肅穆地離開人世,使病人 、家屬感到安慰是護士的崇高職責,是情操高尚的表現。護士是一直守護在臨終病人身旁的人,要幫助病人整容,用生理鹽水擦拭眼睛、鼻孔和面部的污跡。病人聽覺是人體非常后的喪失知覺的器官。故不可議論不利病人心情的話,不可耳語。有的病人來不及等到親屬到來就離開人世,就由護士代替其親人接受并保存遺物,或記錄遺言。

核心期刊網 版權所有
18禁止午夜福利体验区_午夜不卡无码中文字幕影院_japanese日本熟妇多毛